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催眠系统】(第三章)
级别: 侠客

UID: 702062
精华: 0
发帖: 841
金幣: 6224902 個
威望: 294 點
貢獻值: 4 點
邀請幣: 3480 個
在线时间: 1155(时)
注册时间: 2019-07-30
楼主  发表于: 07-18

【催眠系统】(第三章)

催眠系统(第三章)


  嘭!


  柳绿娥办公司的门被撞开,一个肥胖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大包小包
的快递盒子撒了一地。


  柳总,你快递好多啊!我都给你拿回来了!


  正在低头恍神的柳绿娥听到动静急忙起身,因为动作幅度稍大,胸前的两颗
大灯还晃了几下。


  看得朱龙一阵眼直,快递又从手上掉下去几个。


  今天柳绿娥穿着一身米色的风衣,尽显自己的高贵气质。但目光下移,就会
发现风衣中间裸露出来的不是正常的打底衣物!而是一件白色的情趣连体内衣,
蕾丝的胸衣对胸部丝毫没有遮挡,下体处浓密的阴毛跟纯白色的内裤形成鲜明的
对比,穿着半筒黑色丝袜的丰腴大腿踩在一双透明高跟鞋上。这本来在私下跟丈
夫之间的调情衣物就这么被柳绿娥光明正大的穿到了公司。还在下属面前大秀。


  哒、哒、哒。


  鞋跟与地面接触的声音在办公室内回响。


  有些着急的柳绿娥俯下身去捡地上的快递,却没注意蹲下后胸前两个大灯被
膝盖挤到了一起。


  从上而下俯视的朱龙看向女总裁的胸口,胯下的肉棒又硬了起来,即使今天
已经撸了好几次了,但眼前这个女人的魅力还是让他抵挡不住。


  观看了一会的朱龙将快递放下,蹲下跟女总裁一起收拾了起来。


  拿起一个小包裹。


  「这个快递上名字不是你啊柳总,我看看,『婊子总裁』。这是你吗柳总?」


  俏脸一红,柳绿娥现在虽然被抹除了一些常识,但女人的直觉还在。她总觉
得这些不是好词语,但现在自己的账号都掌握在儿子手里,她也没什么办法。


  「是呢,晨晨给我起了很多名字让我用来区分哪些是公司用品,哪些是给家
里用的。『婊子总裁』就是给我在公司买的用品,『母狗妈妈』是给家里用的,
但晨晨最近老是不在家,所以都寄到公司了。」


  丝毫不知道嘴中的话语是多么淫荡,柳绿娥就这么神情自然的回复着助理。


  「这样啊柳总,我看看晨哥给你买的什么?」叫着比自己小很多的人「哥」,
但朱龙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别人比你强的时候,年龄就
不重要了。更何况姜晨承诺给了朱龙未来玩弄这个女人的权利。


  「直径8 公分的自慰棒,柳总你被晨哥玩的撑坏了吗?这么大都能塞进去?」


  朱龙无耻的调戏着女总裁。


  「当初晨晨那么大的身体都能从我的淫穴里生出来,更何况一个自慰棒!」


  不以为然的柳绿娥没注意到,她对自己私密部位的称呼是多么淫荡。


  「受不了了柳总,我得用你的丝袜释放一下,我真怕哪天忍不住在公司强奸
你!赶紧把你丝袜给我用一下。」本该身为下属的朱龙却命令着女总裁,语气显
得很不客气,仿佛已经做过很多遍这样的事。


  被命令的柳绿娥也不多想为什么朱龙身为自己的助理却可以命令自己,起身
将左腿的黑色丝袜褪下,揉成一团交给了朱龙。


  「你慢慢收拾啊柳总,晨哥说让你收拾完就回家,他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听到这句话的柳绿娥却微微皱眉,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晨晨跟你说我怎么回家了吗?」一个上市企业的女老板嘴唇轻抿,仿佛有
点害怕的问出这句话。


  「哦哦,晨哥说柳总你今天开坐公司给你配的车回去,不用挤公交或者地铁
了!不说了柳总,我还要去拿你的骚鞋撸呢,迟早有一天干死你!」


  听到自己可以坐私家车回家的柳绿娥松了一口气,虽然最近脑袋总是沉沉的,
但依稀记得自己有一次穿着跟现在差不多的衣服,却被儿子命令坐公交车回去,
那天恰逢限号,车上人很多,自己不知道被多少双手占了便宜,下车后整理衣服
还发现自己的屁股上多了很多透明黏液。


  就这样,一条腿穿着丝袜,一条腿光着的女总裁穿着一身暴露的衣服。横穿
办公区,走到了地下停车场。


  坐上自己的保时捷911 ,柳绿娥爬在方向盘上小憩了一下。


  自己最近总是心思不定,脑中时常像浆糊一样,这对一个正常的女人来说都
很难接受的一个状态,更何况一个想把一切都握在自己手中的女总裁呢。还有刚
才下属对自己的调侃,这是一个下属应该对上司说话的语气吗?下班时公司员工
们的窃窃私语也让她心生烦躁。


  回到家中,刚在玄关换下鞋的柳绿娥正准备呼唤儿子。


  突然,一阵大力将她推到了墙上,一双大手按住她的脑袋转到身后。还没反
应过来发生了的柳绿娥就看见一张大嘴印了上来。


  对方的舌头很撬开了柳绿娥紧闭的嘴唇和牙齿,灵活的勾动柳绿娥的香唇,
一双大手摸到了胸前大力的揉搓起来。柳绿娥的双手无助的拍打对方庞大的后背,
但体型相差太大,仿佛像飞蛾拍打一样无力。


  被按在墙上的柳绿娥被强吻了许久,终于解放了出来。柳绿娥赶紧深呼吸了
几口。


  缓过神来的柳绿娥正准备拿出她在公司的强势发作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这个
对她施加暴力的人的面孔。她的儿子:姜晨。


  「你这孩子,哪有这么欢迎妈妈的?妈妈还以为家里进歹徒了呢。」沉积在
胸口的怒火无处发泄,但这是她最爱的儿子。面对儿子独特的欢迎方式,她只能
选择接受。


  「呸呸呸!妈你嘴里好臭啊,今天是不是吃了很多下属的腥臭精液啊?」姜
晨呸了几下,嘴上说着侮辱母亲的话语。


  「说什么呢你这孩子,妈妈怎么会喝那种东西。」摆脱慌张状态的柳绿娥又
恢复了女强人的状态,语气淡然的说道。


  姜晨听见妈妈说话的语气,嘴唇仿佛都要裂到了耳边。他最喜欢妈妈的这种
状态。自己明明是在调戏甚至是在侮辱她,母亲却总能摆出一副高高在上得到姿
态,仿佛自己还是那个无人能及的女总裁,他喜欢这种反差的感觉。甚至他会想
如果有一天公司的每个男人都内射过母亲,不知道母亲还能不能摆出这么一副姿
态。


  「但妈你的嘴里真的很臭,你先去洗个澡吧。不然我都没心情玩你!对了,
你这条丝袜不用脱啊妈,就一条腿穿丝袜还挺有感觉的。」嫌弃的姜晨大力拍了
下母亲肥大的屁股。催促着母亲赶快去洗澡。他迫不及待的要进行一场淫戏。


  走进浴室,简单冲洗一下的柳绿娥迫不及待的躺到了大浴缸之中,舒适的水
温刺激着柳绿娥的肌肤。这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刻。在公司忙碌了一天的高贵女
性在没过肌肤的液体和蒸汽中彻底放松。


  浴室的门被人从外边打开,一个庞大的身影走进来。柳绿娥微微张开眼睛。


  水蒸气让眼前的视野有些模糊,但从体型还是能看出来这是自己的儿子。只
穿着一条丝袜的柳绿娥没有丝毫感觉不对。静静的躺在浴缸之中,看着自己的儿
子迅速脱下身上的衣物。然后,他竟然也跨进了浴缸,压在了柳绿娥的身上。


  肥胖的身躯将母亲挤到浴缸的边缘,姜晨的背靠在了母亲的胸前两颗大奶子
被挤压成了饼状。但柳绿娥没有丝毫奇怪,反而双手从儿子背后伸出,轻轻按在
了姜晨的太阳穴上。


  「你这孩子,还是这么迷恋妈妈。洗澡都要跟妈妈一起。将来娶了媳妇怎么
办啊?」柳绿娥溺爱的表情浮现在脸上。如果两个人不是在浴室中赤裸相对,那
该是多么母慈子孝的场景。


  「我这不是想多培养一下老妈你的卖淫技巧吗。我马上就要开始社会实践了,
老妈你可是不能拖后腿啊!」母亲的母性根本不能唤回这个畜生的人性,姜晨满
脑子都是想着怎么凌辱自己的母亲。


  「就像现在妈,以后跟客人一起洗澡的时候,一定要主动开始清理对方的身
体,比如用你骚脚清理鸡巴,再用你的贱嘴清理对方脖子耳根的污垢吗,妈你在
我身上在实验一下。」


  「知道了儿子,妈一定会努力的!你知道上进了,妈妈不会拖你的后腿的。」


  丰腴的大腿从姜晨身体两边伸出,修长的双脚按在了姜晨的肉棒上开始上下
揉搓了起来,母亲的一条腿上穿着被浸湿的丝袜,另一条腿光着,一黑一白显得
无比诱惑。同时,美母的香舌伸出,开始轻舔姜晨的脖子和耳根。


  「哦!哦!」一阵阵呻吟从姜晨口中发出,这种感觉实在是很爽,下半身有
母亲的玉足在足交,上半身母亲的舔舐时不时的划过敏感区,温度恰好的水温对
肌肤的刺激。加在一起让姜晨爽上了天。


  姜晨并不满足于这样的现状,他双手握住母亲的玉足,用母亲的小脚加速撸
起了肉棒。就这样坚持了一会,姜晨就把精液射到了母亲的玉足之上。


  但射了姜晨并没有就此满足和放过母亲,姜晨起身把淋浴打开,又回头揪起
母亲的头发,提着母亲来到了淋浴旁边。


  「妈,你跪下给我舔屁眼,把我舔硬,方便我肏你下一轮。」刚刚在母亲身
上爽过一轮的姜晨竟然让母亲给他毒龙。


  但被剥夺了反抗意识的柳绿娥只能服从,被淋浴冲的睁不开眼睛,柳绿娥只
能用手摸索到姜晨的大屁股,将两瓣肉扒开,用舌头探路,不停的刺激着姜晨的
屁眼。


  同样闭着眼睛的姜晨将感知放在了下半身,抛开多余的视觉,他现在不想放
过每一丝爽点,菊花处传来的刺激让刚刚进入贤者模式的肉棒又硬了起来,当姜
晨的鸡巴恢复到顶峰的时候,他又动了!


  回头再次揪起母亲的头发,将母亲提起按在了浴室的透明玻璃上,一只手紧
紧的将母亲的侧脸按在玻璃上。


  被雾气打湿的玻璃上透出一个人影,母亲的侧脸紧紧贴在玻璃上,奶子也被
玻璃挤成了扁平状。


  「晨晨轻点,妈疼!」被如此凌辱的母亲想到的不是反抗,仅仅是让儿子轻
点对待自己,这就是母爱的力量吧。即使被催眠,即使被自己的禽兽儿子如此凌
辱。母亲下意识也不会觉得儿子会伤害自己。


  但就是这种感觉让姜晨的肉棒更硬了起来,扶着自己的肉棒,用龟头顶开母
亲私处的两个肉瓣,姜晨开始大力肏干起了母亲。


  浴室的玻璃见证了这场淫糜的肉戏,母亲的肉体不断撞击着玻璃,姜晨一直
按着母亲的侧脸让母亲十分难受。但姜晨就喜欢这种感觉,他不喜欢在自己凌虐
母亲的时候看到母亲的目光。但又想看到母亲的容颜。这是最合适的姿势。


  将自己的精液直接射入母亲的逼穴,姜晨终于放开了母亲。


  疲惫的美母直接摊在了淋浴下方,身心的疲惫让她一时站不起来。


  「妈你赶紧清理一下自己,等下还有事跟你说。」释放完欲望的姜晨不管摊
成一滩肉的母亲,放下一句话就离开了浴室。


  休息了一会的柳绿娥慢慢恢复了体力,将自己逼穴内的精液清理干净。柳绿
娥才慢慢开始了平时的洗澡步骤,洗发,沐浴,护肤。


  洗漱完毕,用一条浴巾将自己违规的身材遮盖住。柳绿娥仿佛又恢复到了那
个高贵美丽的女总裁。打量着镜中的自己,柳绿娥有一种错觉。镜中那个女人才
是自己,而现实中的自己不过是个布娃娃,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别人打扮好的。


  她无法对自己的身体做出任何决定。她没注意到的是,自己的思想仿佛少了
很多禁锢,这可能是柳绿娥近期脑海最清明的时刻。


  从浴室出来的柳绿娥慢慢走到了卧室,看见儿子已经在床边等着了。柳绿娥
面带疑惑的问:


  「怎么了儿子?你有什么事要跟妈妈说嘛?」柳绿娥没注意的是,很早以前,
当儿子的身高超过一米六以后,她就很少允许儿子进入她的卧室了。但今天姜晨
赤裸着下身,挺着一根巨大的肉棒。盯着手机不知道再看什么。柳绿娥却仿佛没
有看到狰狞的肉棒一样。


  「是有点事要跟老妈你说下,关于老爸的。但是妈!我很不喜欢你这种高高
在上的语气。我觉得你应该跪着跟我说话。」


 (你怎么能对你的母亲说出这种话)刚准备发怒的柳绿娥发现有一股力量压


  着她往下跪,没有反抗能力的她就这么跪在了儿子面前。紫红色的狰狞龟头
正对她美丽的脸颊。


  看着母亲绝美的面孔,姜晨也不想着克制。双脚跨过母亲的双肩,一点一点
将母亲的头卡在了自己胯下。


  一根粗黑的肉棒顶在母亲绝美的脸上,被夹住头的母亲不得已亲吻住了儿子
的睾丸,有几根阴毛还调皮的钻到了母亲的鼻孔里。让柳绿娥感觉一阵难受?


  「你跟老爸的夫妻关系一直挺好吧妈?」被大腿死死卡住的柳绿娥说不出来
话,只能挣扎得点了点头。毕竟夫妻双方都是高知识分子,夫妻之间算是相敬如
宾。


  「来妈,给你看个视频。」姜晨将手机上的视频点开播放,举到了母亲面前。


  视频内容不是别的,就是姜晨的父亲姜谚戎被景甜献身的片段。


  看到视频的柳绿娥激动了起来,想要挣脱儿子的的大腿抢过手机。但一个女
性怎么能反抗的了她肥胖壮硕的儿子呢?柳绿娥双手拍打着儿子的大腿,脖子和
头用力的挣扎,却又怕伤害到儿子。但一切都是徒劳的。儿子的大腿死死卡住母
亲,没有丝毫放松。


  当视频放到一半时,柳绿娥就想闭住眼睛不去看了。但精心策划了一切的禽
兽儿子怎么能让母亲如愿。脑中对系统下达命令,强行让母亲睁开双眼,看完了
这一场淫戏,姜晨才松开了卡住母亲的大腿。


  违背人体保护措施的命令让母亲的眼角通红,丝毫不顾一直以来风度的母亲
抢走了儿子手中的手机,连围在自己身上的浴巾掉落都没注意到。


  「不可能!不可能!谚荣不会背叛我的!」口中一遍喊着不可能,但看着手
机内没有一丝PS痕迹的视频,柳绿娥无力的倒在了卧室的沙发上。


  胸前的奶子像水一样摊平,浓郁的阴毛也挡不住有些微微有些发黑的逼穴。


  柳绿娥就这么摊坐在沙发上,身上没有衣物遮挡。嘴里不停念叨着「不可能。」


  神情恍惚。


  「妈,你看老爸做初一。你就做十五呗!谁说女人不能找乐子啊。看儿子给
你准备的礼物。」


  啪!啪!啪!


  随着姜晨的拍手,从卧室在竟然走进来三个赤裸的、挺着大屌的黑人。如果
柳绿娥还是正常的状态,一定会吓的跳起来。自己的家中为什么出现这种垃圾。


  但此刻的柳绿娥意识被调到了姜晨喜欢的「档位」。系统的催眠加上现实的
冲击,让柳绿娥处于崩溃的边缘,她根本来不及思考为什么这些人会出现。


  「你们今天好好伺候好我妈!这是我妈的婊子毕业仪式,你们随便玩!」姜
晨架好摄像机后,丢下一句话就出了卧室。


  为首的高大黑人看着瘫坐在沙发上的美熟女,眉头一皱。拽死柳绿娥的头发,
让柳绿娥可以正面面对自己。


  但此时的柳绿娥还没从丈夫出轨的打击中恢复。黑鬼见状,直接一巴掌打在
了柳绿娥脸上。


  「Fuck!臭婊子,打起精神。今晚要好好满足我们,我们要贯穿你的三个洞!」


  脸上慢慢肿起的柳绿娥神色逐渐疯狂。


  「你都可以出轨,我为什么不能享受!来操我!肏烂我的臭穴!捅穿我的屁
眼!」眼角红肿,神色癫狂的柳绿娥崩溃了。她放弃了一切抵抗,让三个黑人在
自己的身体任意施为。


  但柳绿娥的放弃抵抗换来的不是温柔的性爱。还是那个为首的黑人,他舔了
舔柳绿娥美丽的脸蛋。就松开了拽着头发的手。


  为首的黑鬼直接将他的大嘴唇印了上去,柳绿娥也激情的用香舌回应。剩下
两个黑鬼见状,也开始抚摸起了柳绿娥。


  滋!滋!滋!


  两个人口口相交,舌尖勾结在一起,柳绿娥跟黑鬼互相交换口水的声音在卧
室中回响,偶尔还得回头跟后方的黑鬼舌吻。有点下垂的大奶子被一双黑色的大
手揉捏着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形状。


  最后一个身高比较矮的黑鬼见上半身没有自己的位置,蹲下身伸出自己的中
指。抠进了柳绿娥逼毛茂密的淫穴中。布满肌肉的胳膊上筋肉紧绷,可想而知这
个黑鬼多么用力。


  正在享受柳绿娥香唇的黑鬼感觉差不多了,将面前美人的头按到胯下,一根
黑色的肉棒凑到了红艳的嘴唇旁边。


  黑色的大屌跟美熟女嫩白的皮肤反差如此之大,而且如此之长,柳绿娥感觉
自己的喉咙会被这根大屌完全占据。


  「不行,它太长了!我会死的!」


  啪!


  「婊子,你没有反抗的权利。今晚你的身体不归你!」一巴掌又将柳绿娥打
的神情恍惚。黑鬼用肉棒撬开柳绿娥的双唇,慢慢的将自己的大屌塞进了柳绿娥
的口中。


  插入柳绿娥红唇的黑鬼做了个手势,旁边两个黑鬼心领神会的的按住了柳绿
娥的身体。将肉棒抽出,只留龟头还停留在柳绿娥的喉咙处。刚以为能松口气的
柳绿娥又感受到了肉棒的插入。而且,是比之前更为猛力的冲击。


  旁边两个黑鬼死死的按住美女总裁的肩膀,让柳绿娥完全挣扎不了,只能被
动的承受黑鬼的冲击。


  「呜!呜!」喘不过气的柳绿娥口中发出挣扎的声音,手不停的拍打黑鬼的
大腿。妄想对方能放过自己。但一切都是徒劳。


  从侧面看,两个黑鬼将柳绿娥的头固定住。为首的黑鬼不停的冲击着柳绿娥
的脸蛋,一根黑粗的肉棒不停的消失在柳绿娥的嘴间。只留两颗卵袋不停的拍打
着柳绿娥的俏脸。


  终于,滚烫的精液在柳绿娥的嘴中爆发。腥臭的味道和深喉的不适感让她十
分难受。虚弱的爬在了地上。但这些黑鬼显然不想让柳绿娥这么轻松的度过这一
夜。


  「不,让我休息一会!Stop!Stop!」


  中英文都用上的柳绿娥显然已经很恐惧了,在她事业有成的今天,很少有事
能让她如此惊慌。但姜晨就喜欢将母亲从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拉下。


  一个黑鬼平躺到了舒适的羊绒地毯上,另外两个黑人在半空中架着美女总裁
的身体,将已经准备好迎接肉棒的淫穴对准了怒张的黑屌。然后!放手!


  「啊——」


  高昂的淫叫响彻私人别墅,柳绿娥从来没接触过如此庞大的肉棒,更何况是
以这种粗暴的形式。重力加速下,肉棒直接插入了柳绿娥的淫穴深处。不知道身
下这个黑鬼的感觉如何,但柳绿娥感受到的更多的是阴道扩张疼痛。


  还在适应肉棒的柳绿娥爬在黑人身上大口的喘着气,但另一个黑鬼已经开始
在抚摸柳绿娥的菊穴了。


  「不行!那里不可以,那种地方怎么可以插入!」被抹除了记忆的柳绿娥不
知道自己已经被儿子三穴全开,也忘了刚在在浴室自己曾经将水管插进菊穴清理
里边的赃物。在她的意识里,这是她菊穴的「第一次。」


  但黑鬼显然不会听从柳绿娥的意见,将菊穴扒开以后,扶着自己的肉棒就开
始顶了进去。


             (这婊子菊花好紧)


  这是黑鬼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尽管柳绿娥的菊穴已经被姜晨开发过,但恶
趣味的姜晨并没有用系统将自己的肉棒调试的非常巨大。所以柳绿娥的菊穴是第
一次接触到这么粗长的肉棒。


  吐出几口口水,稍微润滑了一下肉棒。黑鬼又开始向柳绿娥菊穴深处努力。


  终于,两根肉棒在仅隔一层肉壁的地方停了下来。


  下身两处淫穴终于被黑鬼的肉棒扩张完毕。柳绿娥的双眼已经哭干了眼泪,
当痛处完后,随即而来的是快感。


  两根肉棒一上一下的活动了起来,柳绿娥的身体开始分泌淫水保护淫穴。无
尽的快感淹没了柳绿娥。


  「肏死我!肏死我!我喜欢黑鬼的肉棒。I Love BBC!呜!呜!」


  脑海中只剩快感的柳绿娥淫叫了起来,但很快身上剩的最后一个洞也被黑鬼
堵住了。


  三个健壮黝黑的肉体淹没了柳绿娥白花花的娇躯,高贵的女总裁不停的被摆
成各种姿势。着三个黑鬼仿佛像拥有无限的精力一样在柳绿娥身上射了一发又一
发。


               分——割


  柳绿娥步履蹒跚的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泪水从眼框
滑落。


         (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当自己从睡梦中醒来,发现一条黑色的胳膊搭在胸前,还捏着自己的奶子。


  自己的逼穴还插着一根巨大的肉棒。回想自己昨晚的淫乱行为。自己一定是
被气晕了头才这样做的,为什么自己的丈夫会背叛自己。但柳绿娥怎么也回想不
起来,自己是怎么看到丈夫出轨的视频的。


  突然,柳绿娥像想起什么似的,拿起了手机开始拨打一个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手机暂时无法接通!」


  (为什么?为什么儿子不接我的电话。)经历了丈夫的背叛,身边只有儿子
可以依靠的柳绿娥疯狂给儿子打电话,但始终没有接通。


  身心疲惫的柳绿娥爬在办公桌上轻生抽泣了起来。


  咚!咚——咚!


  一短两长的敲门声响起:


  柳总,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心不在焉的柳绿娥随口说了句,浑然不知自己此时的状态是多么狼狈。


  「柳总,您今天的咖啡。」


  朱龙走到了柳绿娥的身前,将一杯咖啡递了上来。


  白浊的液体在杯中流动,咖啡已经成了点缀。但柳绿娥仿佛像看见什么美味
一样,直接将朱龙的精液喝了个精光。


  有些不知足的放下杯子,柳绿娥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将刚刚喝的有些急
而从嘴角溢出的精液舔干净。


  看着将自己精液一饮而尽的女总裁,朱龙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柳总,您刚才在忙什么?」


  「小朱,你能联系到我儿子吗?我有很急的事情找他,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
办了。我打了无数的电话晨晨都不接。」


  被惊醒的柳绿娥才想起来自己的主要事务,语气中带有一丝哀求。


  朱龙惊呆了,这是那个以往驭下严厉,做什么都胸有成竹的美女总裁吗。自
己第一次看见这个女人如此狼狈的模样,这一刻,柳绿娥是一个被丈夫背叛的女
人,是一个孤独的妈妈。


  但这种反差更刺激了朱龙,他按照姜晨的剧本进行了下去。


  「柳总您说晨哥啊,晨哥今天早上联系了一下我。他说他想不到自己的母亲
是个如此下贱的婊子。竟然跟黑人发生了性关系!还是4P,他说他不想再看见你,
觉得你十分丢他的人。」


  「不!不是这样!」


  助理的话语像一颗手雷丢到了柳绿娥的心中,刺激到了她最不愿面对的事情。


  「小朱你要相信我,我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不
是一个淫荡的母亲,你跟了我这么久,你知道我的!」


  嘴角撇起一抹淫笑,朱龙有些调戏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啊柳总,柳总看你现在每天穿这么风骚。你知道公司最近舆论
吗,那些男员工都想狠狠的干你呢!」


  柳绿娥低头看了下自己早上在家中找出来的唯一一身衣物,黑色薄纱连衣裙
丝毫挡不住自己的夸张身材,两个大奶子随着自己的动作失仪的晃着,在乳头处
贴了两个黑色胶带就当内衣了,胶带上还写着「Fuck」四个字母,逼穴处更是没
有丝毫遮挡,浓密的逼毛在黑色薄纱下挤成一团,一双肉色丝袜套在自己的丰腴
美腿上,在踩上一双绒面红色尖头高跟。


  (我是怎么走到公司的?)脑海中闪过一丝疑问,自己这身穿着恐怕连下贱
的站街妓女都不会穿。自己不但穿出来了,还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公司,公司中的
员工会怎么看自己。


  思维越转越快,柳绿娥脸上也流露除了恐惧的表情。但朱龙接下来的话让柳
绿娥停止了思考。


  「但是柳总,这件事不是没得商量。你今天只要让我爽够了,我就给晨哥打
电话,让他跟你说话。」


  「真的吗,你真的能联系上我儿子!只要能让我见到儿子,我什么都可以答
应。」已经哭的梨花带雨的柳绿娥下意识的忽略了前置条件。一个女人,一个母
亲,一个被丈夫背叛,被儿子催眠的母亲就是这么脆弱,这也是姜晨喜欢的,他
不喜欢将母亲变成一个无意识的肉便器,他想让母亲接着扮演她的美女总裁,慢
慢堕落。


  「当然可以,只要柳总你让我爽够!用你的烂逼,用你的骚丝袜脚,用你美
熟女总裁的身份取悦我。你就能联系到晨哥。」


  朱龙的右手悄悄绕过柳绿娥的香肩,握住了柳绿娥的后勃颈。猛地将她推到
了自己身前,看着已经可以贴在自己脸上的容颜。朱龙直接舔上了柳绿娥的脸蛋。


  右手固定着柳绿娥方便自己腥臭的舌头舔舐女总裁美丽的脸蛋,朱龙的左手
也不闲着,摸上了带有「Fuck」字母的淫荡巨乳。


  「柳总这奶子这么大,什么尺寸啊?」


  「按亚洲的罩杯算,有G 杯。」血红的大舌头刮在自己脸上,痒痒的,口水
让她很不舒服。但此刻眼前的男人是她唯一的希望,她只能忍受。


  「啊!好疼。」刚回答完朱龙问题的柳绿娥一声痛呼。原来是朱龙捏在自己
奶子上的手开始使劲,五根手指都镶进了嫩白的乳肉中。


  但朱龙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手中继续用力的捏着。舔着柳绿娥脸蛋的舌头
也不满足于接着在脸上游走,伸进了刚刚在惊呼的香唇之中。


  随着胸部上的痛楚越来越难以忍受,柳绿娥终于忍受不住,推开了朱龙。


  「小朱,换个方式行不行。真的好痛。」


  (臭婊子还跟老子讨价还价)朱龙心中想着,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毕竟这
时候他还应该扮演一个下属的角色,不过不远了,按照姜晨的剧本,很快自己的
身份就会迎来一个转变。


  「那柳总,你就用你那骚美脚给我打飞机吧。只要能让我射出来,我就给晨
哥打电话。」坐在那张平时柳绿娥的专属老板椅上,朱龙脱下了裤子,向着自己
的老板露出了已经勃起的肉棒。


  「怎么打?我不太会啊小朱。」有些怯懦的声音从柳绿娥平时发出,如果让
公司的其他人看到,谁也没办法将现在这个面露怯色的女人跟平时高高在上的柳
绿娥联系在一起。


  「放屁呢你个骚货不会,我上次还看见你给晨哥足交。」嘴中的话语越来越
肆无忌惮,面对这个被催眠的高贵女总裁,朱龙心中的暴虐被激发了出来。


  足交这个词一传进柳绿娥的耳中,柳绿娥的脑海中仿佛幻灯片一样播放出几
幅画面。画面中自己跟儿子在餐桌上吃饭,不知道儿子说了什么,自己就脱下了
拖鞋,双腿抬起,从餐桌下将自己的美足放在了儿子的阴茎上。


  像被指引一样,柳绿娥坐到了办公桌上,正对着朱龙。足部微微弓起,那双
红色绒面高跟鞋就脱离了自己的脚掌,将足尖轻轻地点在了朱龙的鬼头上。


  高贵的女总裁足尖碰到自己阴茎的一瞬间,朱龙爽的差点射出来。这滋味太
美妙了,自己觊觎柳总的这双美足已经很久了,即使这个女人被催眠,自己也只
能用她穿过的丝袜和高跟鞋来意淫,虽然之前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但人就是这
样不满足,既然这个高贵的女总裁马上就要变成供人取乐的玩具,那么自己一定
要爽够。


  「对!婊子柳总,你要像你平时穿高跟鞋一样,把你的骚脚弓起来,然后套
住我的鸡巴上下套动。」


  柳绿娥下意识的弓起双脚,仿佛穿上一双看不见的高跟鞋,蓝色的美甲隐隐
透过肉色丝袜,足弓包裹住朱龙的鸡巴,笨拙的上下套弄了起来。


  不满足于没有足交经验的套弄,朱龙分开柳绿娥的双脚,一只手抓住美熟女
的左脚按在自己的鸡巴上,在将柳绿娥的右脚抬到脸前,舔了上去。


  「柳总,你这脚漂亮是漂亮,就是不够臭,不够骚!」


  朱龙的口水打湿了肉色丝袜的足尖,深色的足尖仿佛将柳绿娥的气味完全锁
住,而另一只脚与肉棒垂直接触,柳绿娥37码的脚竟然还没有朱龙的鸡巴长。


  「我平时很注重脚部的保养的,丝袜一般只穿一次,会经常用足疗机汗蒸。」


  柳绿娥的声音在朱龙耳边响起。同时足弓微微用力,按摩着紧贴自己玉足的
鸡巴


  「没事,以后多让公司的员工给你这个老婊子奉献点精液,让柳总你好好保
养保养,这样才对的起你发的工资啊。」手握着肉丝小脚开始用力,朱龙大力的
用鸡巴摩擦着美女总裁的骚脚。


  「柳总,我要射了,赶快!拿起你的骚鞋过来接着,我要射进去!」


  听到命令的柳绿娥赶紧站起身来,一只手接着撸着朱龙的肉棒,蹲下拿起散
落在地上的那双绒面红色高跟放在了龟头下方。


  浓厚的精液射出一条白线,大部分都射进了柳绿娥那双高跟中,最先冲出的
那部分精液仿佛有意识一样打向了柳绿娥的脸蛋,还有一部分打湿了高跟鞋表面
的绒毛,在柳绿娥穿着的这双高跟鞋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


  「可以联系我儿子了吗?小朱,你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朱龙掏出自己的手机,拨出一个号码,随即扔在了地上。


  「去吧柳总,已经给晨哥打通电话了,我的电话他会接的。」


  柳绿娥的眼睛随着手机扔出的曲线移到了地上,听见朱龙的话语后,她赶忙
跪在地上耳朵对上了听筒,仿佛怕会影响到与儿子的通话,柳绿娥都不敢移动那
个手机。


  朱龙打量着跪在地上的女总裁,屁股高高翘起,逼毛茂盛的逼穴跟自己仅仅
隔着一双肉色丝袜,侧脸爬在地板上,无比诱人。看着这诱人的场面,朱龙的鸡
巴又硬了起来。


  「嘟、嘟」


  还在等待电话接通的柳绿娥突然感觉一阵阴影,但害怕电话挂断的她不敢有
动作。只见朱龙竟然用脚踩在了柳绿娥的脸上,朱龙肮脏的脚底板与柳绿娥俏脸
没有一丝缝隙的挨在了一起,朱龙还有双手固定住柳绿娥翘起的肥臀,撕开裆部
的丝袜,就这么把肉棒插进了柳绿娥的逼穴之中开始抽插了起来。


  「喂,老朱啊。你找我啥事。」


  仿佛天籁之音一般,听到儿子声音的柳绿娥忽略了踩在自己脸上的脏脚,也
忽略了逼穴中肉棒的抽插。


  「晨晨,是妈妈。你听我解释,昨天不是你想的那样。」柳绿娥慌忙的解释
道。


  「滚,我没你这种荡妇妈妈。我还没让你去卖淫呢。你就先被别的人草了,
还是三个黑人。什么公司总裁,站街妓女都不敢接三个黑鬼!」不知道是不是错
觉,柳绿娥感觉话筒中传来的不止有儿子的辱骂,还有啪啪啪的声音和女人的惨
叫。


  「晨晨你要相信妈妈,妈妈只是被你爸出轨的消息冲昏了头脑。妈妈不是一
个淫荡的女人!」被儿子辱骂的柳绿娥双眼通红,泪水从眼眶中滴了下来。


  「你怎么证明你不是一个荡妇,怎么证明你对我的爱!」阴沉的话语渐渐将
柳绿娥引导到更深的地狱。


  「儿子,我可以付出一切,我现在只有你一个亲人了,你不能不理妈妈啊。」


  被儿子篡改了心智的柳绿娥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这个禽兽儿子的安排。


  「我让老朱给你个地址,那有个神父,只要老妈你通过神父的考验,净化你
身上的罪恶,我就相信你昨晚只是一时冲动,我也就相信你不是个荡妇。」


  「好、好,儿子。我一定会通过考验的。」


  朱龙对通话的内容不敢兴趣,他一只脚踩着柳绿娥高贵的脸蛋,下半身越加
用力的冲刺了起来,柳绿娥身体随着冲刺晃动。


  「还有妈,你现在的任务是让老朱爽」


  在柳绿娥的骚穴中抽插了数百下之后,朱龙拽起女总裁的头发,不顾女总裁
哭的梨花带雨的面容。把柳绿娥顶在了办公室的落地窗前,让女总裁面对着楼下
的芸芸众生开始大力冲撞了起来。


  「知……道……了儿子,我会让小朱满意的。我会用我的骚穴满足小朱的!」


  淫叫声在办公室中回荡,柳绿娥的身体不断撞在落地玻璃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别挂电话啊我的母狗妈妈,你被肏的声音挺好听的。完了让你们公司每个
员工都听听。」儿子的淫辱对柳绿娥来说是一种特赦,高贵的母亲更加放肆的淫
叫了起来。


  「肏我,在……用力点。」


  朱龙不满足的同时逐渐加速,双手握住落地窗前的扶手,方便自己更加大力
的肏浓身下的熟妇,没一下都像把自己的身体完全跟柳绿娥合为一体。那根肉棒
不断消失在柳绿娥的下半身,只有两个睾丸不断跟柳绿娥的逼毛接触。蜜桃一样
的肥臀和淫穴处的肌肉被撞的通红。


  「臭婊子,往下看,面对着你的员工,他们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你被肏的样
子。你觉得你以后走在公司走廊上会不会被强奸。」朱龙将柳绿娥的头按在玻璃
上,让她看着楼下勤勤恳恳的员工,不断淫辱着她。


  掏出手机,朱龙从45度的方向自拍了一张,将这场淫戏记录了下来,照片中
两人的下半身紧紧的贴在一起,朱龙还用一只手扶住女总裁的头部让她可以面对
镜头,照片中柳绿娥的容颜异常清晰。


  感觉自己快射的朱龙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双手握住柳绿娥的腰肢,在快速
抽插中直接射在了柳绿娥的淫穴之中,抽出沾着精液淫水的肉棒,朱龙用柳绿娥
褪到腰间的连衣裙擦了擦。


  「来,臭逼总裁。给我再舔硬,不然我不小心忘了那个神父的地址,你就再
也见不到晨哥了。」射完坐在女总裁平时坐的老板椅上,朱龙肆意的发号着命令。


  生怕朱龙不给自己神父地址的柳绿娥只能拖着疲惫的身躯,再次跪在朱龙的
面前,含住了那根刚从自己体内抽出的、软踏踏的肉棒。


  一身清爽的从柳绿娥办公室中走出,也不管其他员工的窃窃私语,朱龙挺着
胸离开了公司,开始联系一家私人婚庆。


  办公室中,柳绿娥无力的躺在地上,冰凉的地面刺激着肌肤,嘴中,淫穴,
屁眼里还在不停的流淌着精液,旁边的衣物也散发着淫秽的味道,两只高跟鞋一
横一竖摆放在一起,浓厚的精液覆盖了整双高跟鞋……
偷拍资源爱好者
描述
快速回复

多次回复相同内容视为恶意灌水,必被永久禁言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email protected]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